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会员心得>>

记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名誉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司马武当

发布时间:2013/12/28 15:12:41  来源: 司马武当官方网  阅读次数: 1774

 早该为司马武当写点什么,不然我将无法面对。

 二十几年前,我和司马武当同在驻豫某野战军政治部,同一个饭堂就餐,同一个值班室值班,同一个会议室开会,加上当初又同样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自然是熟得不能再熟。

 尽管司马武当如今已是郑州警备区副政委、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其大名早已如雷贯耳,但每每见到司马武当,从来就没想到他是什么大家和名人,总觉还是当年那个“哥儿们”。

 今年中秋前夕,我总算把自己关在书房,用整整两天的时间,去梳理司马武当走过的足迹。我相信,当把我一个真实的司马武当披露出来时,也一定会给他众多的“粉丝”们带来一些新的启迪。

 一)

 1957年阳春时节,司马武当岀生在有着深厚文化蕴积的洛阳伊川一个中医世家。

 虽然“生不逢时”,但司马武当无论如何也算得上“幸运儿”。因为爷爷是当地有名的老中医,不但大医精诚,毛笔字更是功力深厚。多少年来,爷爷都习惯用毛笔开方子。

 不仅仅是因为“隔代亲”。在爷爷的潜意识里,总希望天资聪颖的小武当将来会成为司马家族中一代新的名医。正因为如此,在司马武当只有三四岁时,爷爷便教他背“汤头歌”、“药性赋”、“伤寒论”,甚至诸多的医古文。待他背累了,便趴在桌角目不转睛地看着爷爷用毛笔写处方。虽然年纪尚小,一时看不出个中的韵味,但每当黑黑的毛笔划过纸张留下各种各样的线条时,他觉得有趣极了。因为他知道那叫“字儿”,只有把“字儿”写在处方上,才能给人抓药,才能给人治病。

 大抵是在5岁那年,司马武当终于忍不住好奇,趁爷爷不注意,“抓”起爷爷的毛笔,在爷爷的处方上便“挥毫泼墨”。爷爷发现后,不但没有责怪他弄脏了衣服,弄脏了桌子,弄乱了处方,反而痛爱地拉过他的小手,认真地教他怎样执笔、如何着墨。这之后,爷爷再给病人开药方的时候,总会顺便给司马武当讲一些浅显的书法知识。从此,耳濡目染的司马武当,对毛笔字的兴趣越发浓厚。小小年纪的他,也觉得写字比单纯地背医古文,甚至比小伙伴们躲猫猫的“游戏”更好玩,而且“字儿”写得好了,还能得到爷爷奖励的润喉片。

 就这样,司马武当得到了同龄人无缘享受到的“国学教育”,以及书法上的熏陶与启蒙。

 进入小学的第一天,语文老师给每个学生发了一张自己书写的毛笔字作字贴,要求学生按照“字贴”用毛笔去描红。可司马武当并没照贴去练习,而是写了一页比老师字迹更工整也更端庄的大字交了上去。老师在批改作业时大为恼火:上学第一天就找人代写作业,这还了得!当即便把司马武当叫到办公室。司马武当一言不发,夺过老师手里正在批改作业的毛笔,唰唰唰,很快就写了一张漂亮的大字。老师二话不说,一手拉着司马武当,一手拿着司马武当写的大字,把学校1~5年级的教室挨个走了个遍,并认真地对那些高年级的学生说:看看,一个一年级的孩子,字写得这样好。你们比他年龄大,更应该向他学习!

 也许,好孩子真的是夸岀来的。司马武当一入学就这样露足了脸,练字的劲头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他也因此拥有了更多一显身手的机会。出墙报,写标语,刻蜡板,写春联,就连写“大字报”,老师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甚至还把他写过的大字本一页页撕下来,分发给其他学生当字贴,。

 二)

 机遇总是光顾有准备的人。

 1976年3月,有部队到到伊川接兵。刚刚高中毕业,在街头正贴标语的司马武当被接兵部队首长发现,当得知这些“象印的一样”的大标语出自司马武当之手时,接兵部队首长硬是把他“要”到了部队。

 因为写得一手好字,新兵训练一结束,司马武当就直接分配到机关报道组。司马武当所在的新闻报道组共有3个人,其他两位兵龄都在两年以上,只有他是个对新闻报道一无所知的“新兵蛋子”。

 当时打印机还没普及,所有稿子必须手工抄写。面对天南海北的来稿,编辑们自然都喜欢那些誊写干净、字迹工整漂亮的稿件。而写字恰恰是司马武当的拿手好戏。加上孩提时就在爷爷的“诱惑”下背了大量的医古文,因此早把他的文字功底打得实而又实,稿子质量自然不在话下,配上那一手好字,自然就更受编辑睛睐,他所采写的报道,投到报社后很少不被采用。更有“过分”的编辑,干脆把他的稿件当作书法作品,一起发表在报刊上。就这样,司马武当入伍当年就荣立三等功,当兵刚满二年就破格提了干,且又直接留在宣传机关当干部。之后,同样因为字写得好,他又被军机关看中,一下子选调到刚组建不久的军事检察院,成了一名军事的检察员。

 转眼到了1985年,著名硬笔书法家庞中华的钢笔书法面授班在郑州招生。那天,一位同事找到司马武当:“咱也去报个名?你的字虽然漂亮,但再系统学习学习,岂不更上一层楼?”

 招生人员告诉他们,根据每个人的基础,入学后要分A、B班,报名后每人需交一份钢笔作业,以便作为分班的依据。回去之后,司马武当随便写了一张钢笔字,交过之后,便到外地去出差。待他回来时,庞中华钢笔书法面授班的入学通知已经寄了过来。顾不上旅途的辛苦,司马武当即急切地打开通知书,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庞中华钢笔书法面授班却要聘他到面授班里当老师。

 “书法圈内无笨汉”。在担任辅导老师的日子里,司马武有幸和庞中华以等众多的硬笔书法名家在一起,常常面对面交流经验,切磋技艺,硬笔水平更是日日看涨。

 三)

 司马武当书法

 说起司马武当的名字,还有一段有趣的插曲。司马武当笑道:“其实,在这之前,我的名字叫‘司马武挡’。之所以把‘挡’换成‘当’,缘于著名书画家陈天然老师。那是1987年,我到陈老师家拜访。陈老师为我挥毫写下了‘墨海情深’四个大字,要落款时,他发现我名字中‘武挡’竟然带着提手,连连摇头。建议我把‘挡’换成‘当’。 理由是带提手的‘挡’既挡别人,又挡自己。‘司马’系望族名门,‘武当’为天下名山,把‘司马武当’连在一起作为名字既琅琅上口又容易被人记住,是再好不过了。我当时听陈老如此解释就欣然同意了。”

 “挡”、“当”之说,自然是陈天然大师一时之雅趣,但其中蕴含着陈天然大师对司马武当的殷切厚望。不过说来也巧,改过名字的司马武当无论在事业上,还是在书法艺术上,居然更加一帆风顺。这不仅仅因为他后来十分顺利地成了河南军事检察院检察长,他所领导的检察院每年也都是大区的先进单位,后来还评为全国检察系统先进单位,他本人也多次成为全军或全国检察系统的先进个人,并应邀到北京人民大会堂披红戴花,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检察长的日子是忙碌的。但在任检察长的日子里,他不但要求自己,也要求每个检察官工作之余,每月至少写一篇文章,每天至少练一页硬笔书法。因为他比谁都更加清楚:练字的过程也是“练心”的过程,书法的“日课”也是人品修习的“日课”。只有“文心静静”,就不怕“丝竹乱耳”。

 也许真的应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那句老话。八十年代末,司马武当在一位老首长的鼓励下,编写了一本《钢笔正楷字帖》,然后寄到了文心出版社。文心岀版社的编委们顿觉眼前一亮:如此功夫的钢笔正楷字贴,市场绝不多见!文心岀版社破例在几日内连续通过三审,然后以又最快的速度上市,立即便受到了众多硬笔书法爱好者的热捧,一次十几万册的《钢笔正楷字帖》,很快便抢购一空,岀版社不得不一版再版,“司马武当”的名字,也随着《钢笔正楷字帖》在全国的热销而迅速走红。

 正如鲁迅所言;“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先生的名言用在司马武当司身上,无论如何都不算太过。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司马武当就就利用业余时间编写《钢笔书法怀历》、《书法桌历》等各类字帖,截至2001年共计出版了28本之多。正是这28本各类字帖,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硬笔书法爱好者。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成为了现今活跃在全国硬笔书坛的年轻一代书家;2001年至2003年期间,司马武当还编写出版了《学生写字步步高》系列字帖8本、小学九年义务教育地方《书法艺术》课本系列书5本,共计280万册;自1989 年至今,司马武当还应邀参加全国、全军及国标书法大赛,仅获奖就近百次。与此同时,他也成了河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和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以及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郑州警备区副政委。

 四)

 功名利禄自古以来都是相连的。早已功成名就的司马武当,按说应该知足了。可随着和更多书法大家的接触,司马武当越来越感觉到毛笔书法在书法上的重要性。之后,他硬是要和自己过不去,执意要在毛笔书法上有一个全新的突破。

 司马武当书法

 当司马武当带着他的几幅毛笔书法作品,满怀信心找到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周俊杰老师指教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直言快语的周先生并不给他面子,当着众多的人批评司马武当作品中的“硬笔习气”。

 大师的批评,对司马武当触动很大。尽管他我一向认为,硬笔书法和毛笔书法都是书法艺术大家族中的一员,表现的对象都是方块字,只不过是使用工具不同而已。正如军人手中的长枪、短枪,虽然射程有别,打法要领也不尽一样,但“三点一线”的射击原理是相通的。但练过书法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硬笔书法与毛笔书法确实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要想在短时间内有一个质的飞跃,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尽管魏碑的古朴典雅,颜体的雄浑大气,柳体的硬朗洒脱,早在童年时司马武当就了如指掌。但他还是从法度严谨的南北朝,尤其是唐、宋的楷书入手,以得古朴之气,另一方面大量临写《圣教序》、《兰亭序》、《乐毅论》、《平复贴》、《月仪贴》、《孙过庭书谱》、《后赤壁赋》等法贴。通过长期不断地练习,司马武当汲传统书法之精髓,得其神韵而厚发,特别是将古章草严谨淳厚,今章草典雅俊爽熔为一炉,从而笔铸灵魂,明心见性,书体古拙而灵动,苍劲而洒脱,浑穆而高古,并自出机杼,沉凝内敛、大巧若拙,雄迈张扬、神逸奇纵,尽显自然之妙。有效地诠释了抽象章草艺术的内涵,囊括了书法众多的元素和精华,使读者不由自主地跟随他的笔触在点与线的王国里探幽寻胜,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抽象氛围中感悟动与静的美妙。

 由于司马武当更多地摆脱了单纯实用的羁绊,因而能呈现出更加自由的一面,更具点线的纯粹和写意的浪漫。其简约朴茂的用笔情致和苍茫悠远的气息格调,尤为完美地诠释了书法艺术简约中见博大,古奥里孕新声的最高审美理想。其字里行间,时而缓若流水,时而高潮叠起,尽显其充盈的才情和洒脱的气质,点画精到,出规入矩,既重师承法度,而又不妨碍感情的流露,如瀑布忽泻而下,使得通篇布局疏密有致,虚实相间,张力十足,风格别具。大有“文似看山不喜平”之美妙,道法自然之佳境。

 字如其人。从司马武当闲熟的书法作品中,同样可以找到他的儒将风范:宽博和逸秀,古朴与潇洒,文静名清雅,端庄与沉着。格调高雅,不落世俗,既呈现出堂正之气,正人君子之风,又从文静中感受到平和、宁静、幽雅、柔和的境界之美,白雪阳春成绝调,高山流水有知音!

 仅华丽转身后这几年,司马武当的毛笔书法就先后5次获得部队系统举办的书法大赛一等奖,全国“伟人杯”书法大赛二等奖,《书法导报》国际书法篆刻年展银奖,并被多家省级以上的博物馆所收藏,同时还多次为一些报刊题写刊名和报头;为电视剧《特警110》,以及多部小说题写片名和书名。

 2007年7月8日,为了集中给国内的书法泰斗和大师们交一次作业,司马武当在河南博物院举办了个人毛笔书法展和书法作品研讨会。套用古人的话说是“三日入厨下,洗手做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没想到研讨会异常成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和二十多位著名书法大家亲自到会。她们共同认为司马的书法师法二王、根植传统、古朴典雅、秀丽端庄。尤其是章草,颇有秀古之风,典雅之意。用张海主席的话说:“这几年司马武当做了一个很好的转换,其实这个转换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非常不容易。但司马武当做到了,而且转换得非赏之好,特别是在较短的时间实现这种突破很不容易。而且是自己在硬笔书法上已经很有成就的情况下再转轨,是要下定决心有点毅力的。另一方面,还要具备其他多方面的知识和素养,才能实现很好的转换”。

 当初批评司马武当“硬笔习气”的周俊杰老师,再次看到司马武当的毛笔书法时,用“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来表达自己的惊叹:“司马学书的路子很正。他很智慧地把创作放到了我们的时代当中,与历史对话,与传统经典对话。首先在艺术思维上就占领了制高点。心中有尺度,笔下有法度,其作品自然有高度。在他的书法里,表现出了很扎实的传统功底和基本功素养。”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杂志主编李刚田更是感慨良多,称司马武当“用笔娴熟,能写多种书体,且都有不俗的表现;武当并不刻意求新求奇,他作书有胜似闲庭信步的心态,有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的境界,这自然应该说是艺术的至高境界。”

 “金戈更兼儒雅风,深情高韵自心声,软硬兼施传佳话,翰墨扬魂唱大风”。这不仅是圈内大家对司马武当的赞美,也是我对武当的浓重之情。

 但愿司马武当能够感受得到。

 苏清杰:教授、资深记者、中国老子文化公益基金管委会常务副主任

上一篇:没有信息了
Copy 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河南省硬笔书法网 设计维护:易科互联
电话:0371-53757665 传真:0371-53757665 地址: 郑州市金水区红专路广厦城市之巅    TCP/IP备案号: 名誉总站长:司马武当 总站长:傅波